搜狗

百度

搜狗

360

搜狗

谷歌

搜狗
查看: 570|回復: 0

汤勤福 李日升:【近三十年来大陆区域〈资治通鉴〉研发述评(1983—2011)】

[複製鏈接]
已绑定手机
abcdefg8y 發表於 2023-11-15 07:34 | 顯示全部樓層 |閱讀模式
司马光千古名作【资治通鉴】( 下简称【通鉴】) 向来是中国史学史研发的重点之一,成果众多。宋衍申【〈资治通鉴〉研发概括———为〈通鉴〉修成九百年而作】曾对相关【通鉴】的研发成果作过评述,但所评述成果到 1982 年为止; 翟福清【近四十年来台湾〈资治通鉴〉研发概括】一文也简介了台湾区域相关研发,以来近 30 年来,学术界对【通鉴】仍敞开较为深入的讨论,获得了比较丰盛的成果。现划为几个方面临大陆区域相关成果作一综述。
订正与考订方面
对【通鉴】进行订正、考订,向来是1个重点,近 30 年来出了不少成果。时间考订方面,1983 年此前有类学者曾作过许多考订,如陈光崇【〈通鉴·唐纪〉标点本校误】用范祖禹【唐鉴】与中华书局本【通鉴】相校,列出 44 处异同之处,此中含盖时间的考订。以来,李裕民【〈通鉴〉魏晋部分记时订误】、【〈通鉴〉隋唐纪记时订误】对【通鉴】魏晋和隋唐部分的纪时进行比勘,指出此中存在的错误。张弓【〈通鉴·晋纪〉干支月日订误鳞爪】指出【通鉴·晋纪】中以干支纪月日的 6 处错误。庞天佑【〈资治通鉴〉系年错误六则】、邹建达【〈资治通鉴〉系年辨误一则】、以及王觅道先后刊登的【〈通鉴〉纪事失误举例】、【〈通鉴〉记时纠谬三则】、【〈鉴〉记时纠谬一则】、【〈资治通鉴〉纠谬三则】、【〈资治通鉴〉纠谬二则】、【〈通鉴〉纪事纠谬二则】、【〈通鉴〉纪时纠谬十则】等数文、都就纪时问题敞开讨论。吴玉贵【〈资治通鉴〉疑年录】以疑年录的形态,共列出【通鉴】纪时上的 888 条疑误之处,该书序言中对【通鉴】正文纪事时间错误的六种状况、八项原因及前人对【通鉴】纪事时间订正失误的七种问题进行了归纳解析。这是近年来对【通鉴】记时考订方面的最主要成果。对【通鉴】所载详细史事进行考订,是学者较为存眷的方面,也获得相当丰盛的成果。陈仲安【〈通鉴〉记莫折天生二次下陇事考辨】依据【梁书】、【魏书】、【北齐书】相关记录,指出【梁纪】大通元年所载『莫折天生二次下陇』是错误的。李步嘉【〈通鉴〉记杨难敌事考辨】据【晋书】、【宋书】、【十六国春秋辑补】的记录,对【通鉴】杨难敌数事进行辨析,判定是【通鉴】混二事为一事而致误。马俊民【唐朝民间养马盛衰考——〈资治通鉴〉辨误】用【新唐书】、【唐律疏议】、【唐会要】、【册府元龟】等史料考据了仪凤三年载魏元忠上书一过后,指出司马光所述『先是,禁黎民畜马,故元谗言之』是错误的,并扼要论述了唐朝民间养马的盛衰流程。谭世保【〈资治通鉴〉误合『国师』与『助教』为一职】,指出【通鉴】的搅浑国师、助教的错误。裴传永【孙权决计抗曹流程考——从〈建康实录〉、〈资治通鉴〉相关描绘讲起】对【建康实录】、【通鉴】所载孙权抉择抗曹流程的不同进行辨析,认定孙权一开始立场就是明确、坚定的,不过因为急于与群臣商榷对策,导致诸葛亮生成了孙权迟疑不决的错觉。赵君尧【〈资治通鉴〉『围魏救赵』邯郸存降考】指出【通鉴】公元前 353 年『围魏救赵』中的『邯郸降魏』的记录是错误的。姜维公【两唐书及〈资治通鉴〉对于安东都护府记录的不同】认定两唐书与【通鉴】对安东都护府记录不同,不是史事差别,是记录不同期间的都护府。于学义【〈旧五代史〉、〈资治通鉴〉证误各一则】指出中华书局版【旧五代史】卷四三【明宗纪】与【资治通鉴】卷二七七后唐明宗长兴三年记录『后唐明宗李嗣源与契丹主阿保机约为兄弟』的史事是错误的,应与耶律德光约为兄弟。叶振华【〈资治通鉴〉点校本订正一则】认定【隋纪】恭帝义宁元年【考异】记录『刘子玄【唐高祖实录】当做【唐高宗实录】』。王雪玲【〈资治通鉴〉刘希光行贿数额订正】指出【通鉴】卷二三八所载刘希和行贿二万缗应为二十万之误。穆渭生、侯养民【李白何处识子仪——兼正〈新唐书〉和〈资治通鉴〉地名一误】考据李白与郭子仪相识之处,并指出【新唐书】和【资治通鉴】中的一处地名错误。郭秀琦【〈通鉴〉所记『除汉宗室禁锢』辨误】举例论证魏朝未曾对汉宗室履行禁锢,【通鉴】因袭【晋书·武帝纪】『除汉宗室禁锢』的错误。阎爱民【〈资治通览〉『世民跪而吮上乳』的讲解——兼谈中国远古『乳翁』风俗】辨析考据了对于『乳翁』这一风俗的记录。另外,傅义【柳玭贬泸考——〈通鉴〉质疑一则】、谢忠明【〈通鉴〉辨误一则】、雷近芳【召齐丘之使者考——〈资治通鉴〉订正一例】、丁福林【〈资治通鉴〉正误一则】、黄大宏【司马光〈【资治通鉴·唐纪】考异〉一则辨证】、东波【〈魏书〉〈通鉴·梁纪〉订正各一则】、李云【〈资治通鉴〉史文订正】、刘玉【〈资治通鉴〉史事一误】也分别纠弹【通鉴】记录之误。吴玉贵【〈资治通鉴〉纪事失误举隅——以突厥史料为例】考据【通鉴】相关突厥史料的许多错误,划为『与编写体例相关的错误』、『粗疏或解读失误导致的错误』、『【考异】的失误』3个方面。
对【通鉴】胡注的研发也有许多成果。张焯【〈通鉴〉及胡注订正一则】认定标点本【通鉴】卷一八四隋恭帝义宁元年中对于『入典六屯』记录是错误的,应以温大雅的【大唐创业起居注】『入典八屯』的记录为准,同时指出胡注也是错误的。华林甫【〈通鉴〉胡注地理失误举例】把【通鉴】胡注中显现的错误归为 11 类,并举例 64 条加以阐释。李国伟、秦竹【〈通鉴〉胡注纠误一例】指出【通鉴】卷二六工开平三年六月胡注『急趋自西门入』为误注。
政治想法、史学想法方面
八十年代初,牛致功、李之勤瑏瑥等人对司马光政治想法、态度、历程观问题,根本加以否定,认定司马光撰【通鉴】的引导想法是历程唯心主义,其核心是为封建统治阶层服务,注重他是封建地主阶层守旧派,贬斥商鞅变法、乃至诬告和攻打变革派,表现出守旧、否决进步的政治态度。以来,既有根本保持如此观念者,也有提出新看法者。
扆晓红【司马光传统历程观一例】也认定扆晓红【司马光传统历程观一例】也认定司马光未能掌控某类历程情况的本质,显示其唯心主义的历程观。张玉勤【也评王安石与司马光】认定王安石与司马光存在分歧,司马光因否决王变法被迫退居洛阳而努力于【通鉴】编撰工作,因此他不单否决王安石变法,况且对历程上的其它变法也加以否定。陈光崇【司马光与欧阳修】对两人在仕宦历经、政治主张和学术想法3个方面进行对照研发,认定他们虽未有函件、诗歌等文字上直接的交往,但不代表两人没有所有交谊,两人的学术想法拥有不少相近、雷同之处,如『正统』问题、佛教问题、天人关系上等等。固然也有不同看法。周征松【论司马光——怀念司马光去世九百周年】一文简评司马光毕生功过,认定北宋是1个须要被人们解读的世纪,司马光是1个须要被人们解读的历程人物。雷家宏观念更为明确,他刊登【略谈〈资治通鉴〉对变法变革的史事述评】一文,注重【通鉴】没有忽略对变法的记录、没有扭曲客观史实,况且还必定了变法人物、踊跃总结变法历练教训,辩驳了那种司马光否决王安石变法并否定历程上的其它变法的观念。
1.jpg

司马光(1019-1086)
与此有关的是司马光的史学想法。1983 年此前,苏仲翔、陶懋炳曾对司马光的史学想法有过许多阐述。1983 年之后,学者们对司马光史学想法加入了比较深入地讨论。程郁【务实——司马光史学想法最凸显的特征】认定司马光编修【通鉴】表现出务实的目标,这首先反映在直笔写史,同时在治史立场和文风也反映出他务实精神。孙方明【论司马光的史学想法】一文既批驳了司马光的英雄史观、天命论等想法,同时又必定了司马光『史学鉴借』、『否决正闰之说』等想法,对其在历程编辑学上的奉献赋予很高评估。吴怀祺【〈资治通鉴〉的价值和司马光的历程观】对【通鉴】求通想法、借镜意识、史料价值、历程文学价值及史学想法进行全面解析。张全明【司马光在〈资治通鉴〉中的『非正统』史观】从【通鉴】在『纪年』、『君权神授』、『春秋笔法』、『民族关系』等方面所采用的方式,论证司马光『不单不看重正统论,况且冲破了那时已然流行好久的正统论想法的藩篱』,『保持写真务实』。施丁【论司马光的史学想法】认定【通鉴】表现出司马光治史旨趣有三点: 讨论治乱兴衰、解析人东西德、为君主供应历程历练的史学想法进行总结与评估。庄昭【〈资治通鉴〉初议】对司马光本人及编修【通鉴】的目标作一简介,并对司马光史学想法进步性和限于性作了评估。夏祖恩则有 不 同 意 见,他 的【资 治 与 垂 鉴 不 是 做 史 的 宗 旨—评 司 马 光 的〈资 治 通鉴〉】一文认定资治与垂鉴是司马光修【通鉴】的宗旨,因此是书在史学想法与理论上没有可以歌唱之处,同时这一作史目标也侵害了【通鉴】自身的造诣。于瑞桓【司马光的史学想法及其理学精神】从北宋理学思潮的兴起角度研讨了【通鉴】的撰述,认定司马光的史学活动和史学想法深刻反映了那个世纪的理学精神。


小黑屋|举报|桂ICP备2022007496号-1桂公网安备 45010302003000桂公网安备 45010302003000

关于我们|网站地图|华韵国学网|国学经典

扫一扫微信:Chinulture|投稿:admin@chinulture.com

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